资本论与现代阶级固化

2020年2月12日   |   by admin

看有人解读《寄生虫》这个电影,讲的主题是穷富之间的矛盾。在奴隶制废除之后,人之间的不平等转换成了财产上的不平等,其实已经更文明了。

马克思当年说资本家剥削了工人,实际上也不能这么算。技术进步了,地球上能养活的人数就更多了,技术进步的成果确实会向少部分集中,造成贫富差距巨大,引发社会骚乱以及战争,最后打土豪分田地一切归零重头开始。

在中国的古代,这种循环的核心标的是土地,处理得好的王朝能干个三四百年,处理不好一两百年。

近代这种循环还更快了,几十年就来一轮。世界大战就是,金融危机也算是小规模的。

这里面有一个深层的逻辑,人们都认同自己很文明,在不使用暴力的约定下进行经济自由交易活动。而这种规则的维护也是需要成本的。

刚刚建国的时候来说,大家的财产都差不多,维护这个约定很容易。但是当贫富差距拉大,穷人为了生存繁衍,很容易动从肉体上消灭其他人的主意。富人为了获得安全,理应拿出一部分生存资源对这个约定进行补贴。

这个是必须的,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我的核心观点是,维护自由和平安全这些个奢侈品是需要成本的。近代的思想家走入了一个误区,人生而享有权利。

其实,人生来就是个动物而已,你们所谓的权利,只是一种约定而已。

什么是政治?

政治调解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人在组成集体的时候,必须要放弃自己的一部分自由,来达成一种约定。

所谓的言论自由,这种权利,肯定要排在吃饱饭之后。

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理论,把人的思维带歪了,而且不好操作,搞得中国人几十年来丧失了探讨社会问题的信心。因为拿的就是一个有问题的理论,所以根本不可能把问题讲清楚,造成中国人没有理论自信。

问题在哪呢?

就是剩余价值的划分。如果你是个工人,你说你到底拿多少是“满足工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多少又是“剩余价值”呢?中国的社会学还天天说自己是科学,怪不得科学精神很难培养了。

从人的基本生存需求和基本约定的角度来说,拥有更多生存资源的应该付出一部分以维护和平安定的基本约定,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讲得那么复杂,真的没有必要。

我是坚决拥护社会主义的,我也十分认同马克思主义哲学还有他的历史唯物论。但是,这个剩余价值理论真的应该检讨检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剥削工人现象很严重,但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社会问题现在更加复杂了,国际竞争也对社会理论提出新的挑战了。

《21世纪资本论》就提到了一个现象,在和平的环境下财富(房产、股票)的增长会比劳动力的增长快一倍,这就导致资本最终会积累在少数人手里面。

在不加限制的情况下,这些人应该可以繁殖更多的后代。

这样,在社会中赚到更多财富的人会逐步地将他的基因散播并对种群形成统治。我管这种现象叫做财富基因扩张。问题是,任由财富基因扩张会造成人类的基因多样性降低,最终导致种群的消亡。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必须建立婚姻制度和收财产税。对,直接对财产收税。

这其实也是对富人的保护,免得他们太过自大。

富人获取财富自然有自己勤奋和聪明,但是最基本的是依赖于和平、安定的环境。

什么是正义,人类物种的存续就是最大的正义。

在过去的一两百年,财富积累,泡沫吹大然后爆发战争或经济危机的戏码不断循环上演。

我的这里这样的分析就是致力于尽量抚平这个周期的波动。

欧洲的主流思潮是收巨富税,美国的杨安泽也看到了问题。他们都找到了解决的方法,但是理论基础比较薄弱。

中国抱着马克思主义,却没有解读好,没有学习好,教出来的学生自己都不信马克思主义,信马克思主义的也跟人表达不好,还干扰的对科学的认知。

真的希望大家从人的第一性原理去分析和思考,当你们相通了,你们会真正认同社会主义的。

 

 

Leave Your Comment

95f87e0b73a0683285bc39555330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