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89民运30年的谎言01——六四爆发的真正原因是河殇派利用学生勾结欧美港台,意图否定中国文化、颠覆中国政权、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的阴谋

2019年11月21日   |   by admin

推荐一个youtube主播,郑国成,下面内容是根据他的视频整理的文字。我觉得中国人应该对自己的历史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果你已经掌握了科学上网,可以直达去看。

中国青年郑国成

揭露89民运30年的谎言01——六四爆发的真正原因是河殇派利用学生勾结欧美港台,意图否定中国文化、颠覆中国政权、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的阴谋

揭露六四三十年的谎言02:89民运是翻版的文革,劫持学生做炮灰,全国各地打砸抢烧,民主解决不了中国的任何问题。魏京生是老红卫兵。

六四(64)三十周年的谎言03:打砸枪烧,夺取枪支弹药向人民开枪,火烧解放军,89民运是恐怖活动,柴玲、吾尔开西。王丹、王军涛等是恐怖分子,李卓人、民进党、蔡英文、川普、港支联是支恐集团

揭露六四三十年的谎言04:官倒、太子党、康华公司,特殊时代的特殊产物,商品粮是最大的官倒,89民运的领袖们却不提?

揭露六四三十年的谎言05:胡耀邦因藏独等分裂势力下台和反腐查太子党关系不大;赵紫阳是要发动百日维新摆脱邓小平还是过于理想化?

揭露89民运30周年的谎言06:大陆人知道六四,被王丹、吾尔开西、陈破空、江峰时刻等民运妖魔化的64应该被遗忘

六四(64)三十周年的谎言07:民运内斗不断,王丹、李卓人、唐柏桥等为捐款互相撕逼,理想派已死,只剩下骗子、流氓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揭露89民运三十周年的谎言08:因为六四大陆人不相信香港,也因为64香港人不相信共产党,支联会、李卓人等制造陆港对立,是占中的幕后推手

09六四的反思和历史评价

大家好,在我高中历史教材的现代史部分,有一段就是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一场政治风波,书中给这段事情的定性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企图在中国搞颜色革命,但是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这种非常大的、非常宽泛的、非常笼统的介绍,可以看出,从书中的这段介绍对这件事情是语言不详,是含混其词地,那么这件事情得真相到底是什么?掩盖在这件事情背后到底有一些什么东西?在之后我也听到了很多关于这件事情的许许多多的传言,每种传言的侧重点或者是传这种传言的人的立场不同,那么它往往给出一种截然相反的结论。

所以64对我来说,他好奇它神秘,它令人神往,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当时还是一个少年的我大哥充满求知的心,大家好。还有10天就是六四三十周年了,那么在这10天当中,我决定做一系列的关于64的视频,还原一些真相,并抒发关于我的一些思考。

那么在优兔上或者在外网上关于64比较火的就是邓小平给他做的一个定性,它的定性很简单,或者说像当年的教科书一样也非常的笼统。这是一场国外的大气候和国内的小气候相互作用下而形成的,这场风波是迟早要来的,小平同志的话说得非常的笼统,但是他给这个事情的定性我认为是非常的精准的。那么在第1期视频我将讲一下64爆发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同时我的这一期视频并没有脱离邓小平给这件事情锁定性的框架,但是对他定性的框架我将做进一步的阐述,同时把它的内容将更加的丰富起来。

我们通过还活跃在海外的民主派也好,或者是民运派也好,那么他们给的理由是非常的简单,就是专制独裁。那么当时在天安门发生了用坦克镇压学生或者是镇压中国人民的惨无人道的行为,他们把自己打扮成道德高尚的正义之士,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审视这件行为的解释权,基本都在他们的手上。抛开这些道德化的和意识形态化的东西,我们仔细的认真的来审视一下,这件事情所爆发的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那么用小平同志的话讲,首先它是由外部因素引起的,外部的因素如果真的要往上追溯的话,要追溯到冷战,当杜鲁门宣布冷战的铁幕降下的时候,就意味着东西方的两个阵营开始全面的分裂,那么这两个阵营的为首的美苏两个大国,还有一副在美苏身边的这些小弟也要纷纷的战队。当民运人士指责苏联开始封闭保守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当杜鲁门宣布铁幕降下的时候,西方阵营也适合东方阵营进行全面的隔绝,这本身也是西方阵营的一种封闭和保守,只是西方阵营有很多美好的说辞和借口,他们在和东方阵营而且就跟max高跟只是西方阵营有很多的美好的说辞和借口,他们在和社会主义阵营进行全面隔绝,只是西方阵营有很多美好的说辞和借口,譬如人权和民主,他们在和社会主义阵营进行全面格局的时候,也打出了一个类似于今天中国的反共不反中的口号。那么当时他们在整个东欧和苏联宣传的口号也大体如此,就是指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斯大林的独裁主义,但是他们并不讨厌俄罗斯人民,也不讨厌东欧人民,所以他们在科技上、在技术上对社会主义阵营进行了全面的禁运,但是他们却在民生或者民主或者自由上对社会主义阵营进行全面的渗透,甚至打着自由、民主、平等的旗号,希望社会主义阵营开放,让他们全面的进入彼此之间进行全面的交流。

那么当时的东欧事实上对西方阵营一直是一种半敞开的状态,那么西方得很多的ng、O或者是一些带有政治目的的民间组织大肆的在东文东O生根落脚,同时还有中情局的很多的外围组织,譬如我们熟知的美国知音,包括自由亚洲、自由欧洲等等,那么自由亚洲是针对中国、越南等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同样的道理,自由欧洲也是针对原社会主义阵营的这些东欧国家所进行的意识形态的宣传。

同时还包括菲尔德基金会、自由欧洲委员会、国际自由记者联合会、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时代公司、国际比会等等的一系列的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的组织,那么这些组织就不一一展开列举了,就简单说一下国际自由记者联合会。事实上包括中国新疆之前的一些新闻等等,都是一些西方的记者进行了报道,然后大肆的扭曲和歪曲,他们打着自由的旗号,打着民生的旗号、打着人权的旗号,那么要求一些主权国家无条件的开放国境,让他们进入其中能够进行各种宣传和报道。与此同时这些记者组织又和很多的ng O组织在了一起。

譬如在叙利亚的白头盔,当然白头盔制造了一些假新闻,但事实上当时在东欧也好,在亚洲也好,这些NGO曾经救助过许许多多的人,当然这是他们值得肯定的一点,他们就住了很多人的也并不是假新闻,譬如他们曾经救助过一些患有眼疾病的患者,也包括一些儿童等等,但是他们在救助的同时,往往并不单纯的是救助的目的,往往带着一种意识形态的宣传。譬如对一些贫困的儿童,还有一些尤其眼疾病的患者,他们往往给你灌输一种观点,你为什么能够得这个病?你的国家为什么教育卫生这么的落后?

等等,都是一些体制上的因素,或者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或者是你不自由不民主等等,把一些负面的东西无限的放大,往体制上扯,往制度上车,或者是往其他方方面面上彻,同时也往民族文化上扯。他通过这种方式打击民族的自信心,培养一一批的牧羊犬,那么让他们充当这些西方势力的鼓吹手或者是宣传员,将西方的那一套思想全面的推广开来,在所有的主权国家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但是无论是后来的阿拉伯之春还是东欧剧变,很多事实都证明,这一套思想并不能对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产生实质性的作用,那么很多包括贫困也好,它和产业链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那么产业链和国家的发展阶段也有很大的关系,同时还包括地缘族群和国民的受教育程度等等,这是一个综合的因素,并不是单一的一两个因素才能产生根本的作用。但是西方的这一套组合拳在东欧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

那么在1988年,以波兰为代表的东欧的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先后掀起了街头政治运动,譬如波兰组成了自由工会组织,组成了波兰团结工会。在1989年1月,雅鲁泽尔斯基将军同波兰团结工会及其领导人的举行了圆桌会议,达成了圆桌协议,决定在1989年6月4日、18日分别进行议会和参议院的选举。那么到1989年的年底,波兰的选举完成修改了宪法,同时修改了国旗和国号。波兰正式形成为了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紧随着波兰之后,匈牙利、东德、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等一些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改变了颜色,脱离了社会主义阵营,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道路,这是国际大环境当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同时这种国际大环境对国内的民主派或者是国内的反共派造成了一个极大的激励。事实上在1989年之前,北京的学潮已经闹过一次了,胡耀邦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下台的,但是之前的那次学潮只是让胡耀邦下台了,但是却充分的肯定了胡耀邦在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过程当中所获得的一系列的功绩,并没有对他所犯的错误进行彻底的反省。与此同时,虽然抓了魏京生等一批带头闹事的人群,但是对学生团体总体上是安抚的、是尊重的,也答应了学生的很多的诉求,譬如逐步的放宽对电视、报纸、杂志等等的言论管制和限制,那么允许学生自制,允许学生自行选举学生会、选举学生代表,等等。当时中央政府都答应了,并也认真地贯彻了一这一决定,第1个为1989年的更大规模的学潮埋下了导火索。

那么第2个也为1989年的学潮能够闹大,起到了一定兴奋剂的作用。虽然运动被暂时地平息了下去,但是学生认为他们是取得的胜利的,那么他们需要一次更大的运动来达到他们更多的诉求。

当然这种诉求并不以学生意志为转移,因为在学生的背后有很多的团体在操纵着这种行为,而学生往往是被推到前台的炮灰。譬如在1988年央视曾经报道了一部纪录片叫河殇,那么合上这部纪录片是以黄河、母亲河以及中国文明的发源地为导火索,就像很多中国在国外拿奖的电影也好,纪录片也好,合上这部纪录片也是如此,专门挑一些阴暗的或者是农村最为贫困的、最为落后的、最为愚昧的一些习俗,一些画面无限的放大,那么对中华民族以及中国文明进行讽刺和挖苦,最终他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文明是一种落后的文明,是一种愚昧的文明,应该全面的放弃中国的传统文化,应该全面的细化合上,这部纪录片也被下架了,可是和商的遗毒并没有得到彻底的清理,或者得到彻底的清算和商派,在中国依旧拥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这些民间的学者当中,尤其是在学生以及混迹在社会当中的各种各样的民主派的人士当中,当时仿佛不喊两句民主,不说两句,自由,在学术界,在文艺界,甚至在媒体界就已经是一种落后的代名词了!

和商派经常引用鲁迅批判中国落后习俗的行为来支持来作为他们的论点,用以彻底的否定中国的文化,但是却忽略了鲁迅对中国文化的批判,只是批判中国文化落后的一部分,同时,鲁迅也认为,中国文化有很毒障尽的需要,值得保留的部分,譬如鲁迅做了很多的考据工作,也写了中国小说史略,那么认为中国小说的一脉相承的文化或者中国文学远远流长的历史是需要保留的,那么除了文学以外,哪怕在中国人或者中国民族的民族性上,鲁迅曾经在且介亭杂文集当中有一篇就是中国人民应该放弃自信们的文章!

在这篇文章说,自古以来,中国从不缺乏埋头苦干的人,不缺乏拼命硬干的人,不批缺乏为民请命的人,不缺乏舍身求法的人,这些人都是中国的脊梁!那么同时,鲁迅在下一段也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诸于全体中国人,那就是一种污蔑,那么鲁迅的这篇文章其实对鲁迅得很多的批判的态度已经做出了一个鲜明的总结,就是鲁迅的批判或者对中国的愚昧,对中国落后部分的批判,它指的是一部分人,如果把他家族于全体的中国人则是一种污蔑,同样的道理。

那么就像我以前说的,中国民族一直是汉奸,与英雄并存的秦桧和岳飞,同秦桧和岳飞从来都是并存于同一个时代的,把秦桧单独的摘出来,无限的放大,认为中国是一个汉奸的民族,而忽略了岳飞的存在,这是非常不客观的,也是非常片面的。但是和伤害却从来没有在意一点,可是就我个人对和商派的很多领袖人物,他们的一些作品或者他们的一个学习的经历来看,他们未必不知道这些东西,因为他们很多人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文学大家,只是这些文学的大家失掉了古迹,失掉了作为中国人的脊梁,开始全面的牧羊,把中国文化当中或者是鲁迅所批判的中国文化当中的那些缺点开始无限的放大,至于鲁迅的这篇中国人失去自信里面的文章,他们中的很多人是读过的,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说自己精通鲁迅,而且鲁迅表达这种观点不仅仅是这一篇文章,其实鲁迅得很多的文章都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他批判的这是一部分,只是中国文化愚昧的那一部分,但是中国的文化它有它光辉的一部分,有他灿烂的一部分,这些人未必不是不了解,那么这些人中的典型的代表就是方励之,他当时是一名非常有名的教授,但是方励之一直在鼓吹着自由民主,否定中国的文化,同时他认为社会主义制度是一种落后的,是一种反人类的制度,它应该彻底地消亡,那么中国应该全盘的西化,应该遵循西方的自由民主,建立一个选举的社会。

同时他以民主斗士自居,认为现行政府应该倒台。那么他们的另外一部分,闫佳琪也大概持这种论点,也包括任览厅以及后来的刘晓波等等,这一批人是早期都是一些学者、教授等等,这个时候学生还没有踏上历史的舞台,那么学生真正的踏上历史的舞台是因为两件事情。第1件事情是1988年的价格闯关,当时我们的社会主义要往市场经济上走,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中国之前实行的计划经济,由国家指导价格的这套制度,既要改变,要让价格实行市场化,要放开很多商品价格的市场管制,这就是当时的价格闯关,为什么说它是闯关?

当中国10多亿人民习惯了一种国家定价权的方式,那么实行市场定价权的时候,大部分人并不适应的,这个时候肯定要有一个混乱区,要有一个过渡期,8八年的这次价格闯关就造成了物价的临时性的膨胀,也造成了一些企业的关停,造成了经济的一种萧条。但是他却为后来的价格并轨创造了条件,为后来的人民币逐渐地实行市场化,那么为了后来的中国的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逐渐的发展奠定了条件,可是很多人在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认为这依旧是社会主义制度要玩,认为是有很多官员中饱私囊,利用物价上涨收割广大人民群众的财富,让广大人民群众的财富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它产生的第2个内部因素,就是在1985年中央出台了一个文件,就是要逐步放开大学生毕业分配制度,在以往的国家包分配的制度当中存在着诸多的弊端。譬如我们看人民的名义,那么齐同伟他很大的怨气的来源就是,因为当时分配制度,因为当时的分配和你的户籍是挂钩的,哪怕同样的考上一所用我们今天的话讲一说985的名校,你和你的同学在高校当中你们学习的一样的知识,甚至说你毕业的成绩比他都好,但是因为你的户籍可能在老家的县城,或者可能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那么你毕业的分配就会给你分配到偏远的地方。同样的道理,你的同学因为他的户籍在北京、在上海,他就可以分配到这种大城市当中,给很多的学生造成了非常强烈的不满。同时这种分配制度,我们的管理部门它包了一切,这就造成一个局面,很多地方不需要的人才你可以分配的过去,那么很多地方需要的人才你又分配不到,所以就急需要建立一个人才的市场化转型。

可是很多制度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那么这种制度不敢轻易的事情,虽然85年出台了文件,但是一讨论就讨论了三年,一直到1988年,出现了一个转折性的事件,就是毕业分配被退回的一个寒潮期,简单说就是在87年很多被分配到企事业单位,包括地方的一些大学生,被陆续退回给了这些毕业生所在的学校和分配的单位,就是因为前面说的因素,那么很多高校培养的大学生在京分配单位分配之后,那么接收单位认为他们完全不符合我们的用人标准,这给当时的大学生带来了一种极大的恐慌。

因为在之前的那种包分配的制度,虽然他有很多的问题,但是对很多的大学生来说,那么一旦考上了大学,就等于鲤鱼跳了龙门,它就会有一个公职去政府也好,去国企也好,去高校也好,虽然分配的不尽人意,但是能保证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是这次退回的寒潮打乱了大家的这种求稳的思想,同时这次退回的寒潮也让之前讨论来讨论去,要改革的分配制度马上就要落实了,这给很多的大学生造成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恐慌。

说到这里把前面说的总结一下,就是邓小平说的国际的大气候和国内的小气候。那么国际的大气候就是美苏冷战之后,美国筑起了高墙,那么同样社会主义阵营也筑起了高墙,那么资本主义阵营,尤其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对社会主义这能进行了各种渗透,导致了东欧的巨变,那么东欧的巨变又提振了美国的信心。

美国认为最强大的苏联阵营已经逐步对被他们瓦解了,那么中国硕果仅存的亚洲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会很轻易地被它们渗透的,所以美国搞颜色革命的决心迅速倍增起来,那么同时中国国内也一直被西方阵营所渗透了进来,譬如和商派等等,从否定民族文化否定民族自信心开始,全面吹捧西方的自由民主,进而否定中国的现行的政治制度,譬如刚才说的方励之,严家琪,任畹汀等等,也包括非常出名的刘晓波,他大肆的批判爱国主义,对吧,认为爱国主义是一种毒品主义等等,就像在前些年工资批判小粉红一样,当然太极端了,太粉红了也不好,可是把爱国主义一棒子打死,这也是有失偏颇的。

也包括陈军、张显扬等一些人,他们大肆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不符合国情,中国必须放弃社会主义,必须放弃现行的政治制度,那么现行的中国政府必须要解散,必须按照西方的选举模式重新进行选举,重新确立新的政府。同时就像石头记说的需要美国来监督中国的民主一样,这种话并不是空穴来风的。那么在1989年在最早期的这些教授和学者当中也是这么认为的,认为中国放弃了马列,放弃了社会主义,那么现行政府解散中国重开选举的时候,为了保证选举的公平性,也需要美国来进行监督。同时他们提出的一系列的改革计划,他们也提出了要求美国的大使也好,或者美国的政府也好,来负责监督实施。

当时的气焰非常的嚣张,而且在清华、北大、中国两个最高学府当中贴出了大量的讨瞪习文,要终结中国的老年政治。

那么在北京大学的三角地,方励之等人号召学生在方励之的领导下,投身民主自由的洪流当中,他们也有一套说辞,说1989年是五四七十周年,是建国40周年,是法国大革命200周年。在这几个周年的这种重大的日子里,同时趁着东欧剧变,社会主义阵营纷纷地变了颜色的大号的形制之下,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学潮运动。

当然我们说的西方的阵营等等这些事例的掺杂和普通的学生和很多的围观群众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围观群众并不懂这些,他们只是被少数人带了节奏,他们只是成为了少数人为了实现个人的目的的一个炮灰而已。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对大多数学生来说,真正影响他们的真正把她们骗到天安门广场的,就是小平同志说的,国内的小气候无非前面的两点,一个是价值闯关导致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那么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的确让人民的钱包变窄了,让钱变得不值钱了。

那么第2点就是实行多年的大学生包分配制度要结束了,因为89年的学潮,大学生毕业包分配的制度又勉强维持了两三年,到90年代初才正式的取消了开始大学生就业的市场化,开启了大学生就业市场化的试点。

当然这个试点并不是一下子全面市场化,而是逐步实行的,虽然在之前包括学生也都在批判毕业分配制度的不合理性和僵化性,但是你说要取消了,让把他们推向市场的时候,学生又难免产生一种对自己前途命运不确定性的担忧,所以纷纷的参加了这场运动,那么这也要再扩展一下,对大多数人来说,不管是香港的占中还是台湾的一些运动,虽然都打着一个美好的旗号和美丽的理想,但是大多数人参加运动的目的并不是美丽的旗号,也不是美好的理想,其实每个人算的都是自己的小算盘,这个小算盘的背后都是有很多人在制造恐慌,那么让很多人加剧对自己前途、命运、未来的一种担忧。

其实不仅仅是89年了,在之后的中国这种和商派也好,譬如我们说工资等等,这些势力并没有彻底的消亡。

那么在10多年前,这些事例也是非常嚣张的,在中国得很多了,你说伯克也好,微博也好,很多人也在大肆的宣传这种思想的宣传,以前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这些领导人是多么的腐败,那么无数次的宣传齐奥塞斯库下台是人民群众的觉醒,他们却从来没有宣传过。

在东欧解体之后的20年,罗马尼亚的人民开始怀念齐奥塞斯库了,这不是因为齐奥塞斯库做对了或者做错了什么,而是东欧剧变之后,罗马尼亚走了资本主义制度之后,并没有给罗马尼亚带来富强,也没有带来强大,当年很多人所宣扬的,实行选举之后,人民就当家作主了,人民就富裕了,独裁者就被打下台了。但事实上实行选举之后,人民之前所期望的东西一个都没有实现,人民又开始对之前的独裁者开始有一些怀念了。

当然独裁者我要打一个双引号,但是也不客气地说,包括东欧也好,也包括中国也好,在整个社会主义建设当中走过很多的弯路,犯了很多的错误,也有很多的腐败的分子,当然这都不能影响整体。

就像刚才说的鲁迅的那一篇文章一样,一部分人的事情就要归咎于部分人,如果把它上升到整体则是一种污蔑,除了内部和外部的因素之外,还有香港和台湾的因素。

在学潮开始之初,台湾和香港都举行了大量的声援活动,举行了大量的集会,而且有很多台湾的特务,还有在建国之前就没有彻底清除的台湾潜伏在大陆的人士以及他的子女,譬如之前说的新号年,也趁着这个机会大强烈的造势大做文章。

当时社会也有一种非常主流的声音,就是希望国民党能够能够回到大陆,说国民党是一个民主的政党,就像以前说美国指责南非种族主义,美国刚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不超过三年,他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南非的种族主义了,而且美国的种族主义也不是白人要主动放弃的,那是黑人用无数的生命抗争而得来的,马丁路德金也被莫名其妙地打死了,至今也不知道凶手是谁,台湾也是同利,国民党刚刚开放党禁实行选举没有几天,那么他马上又开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开始指责大陆的专制独裁,又开始以民主斗士自居了。

事实上,台湾的党外运动也经历了无数被国民党镇压的血腥的阶段,台湾的民主也不是国民党想主动给的,而是在江南案之后,在美国的施压下,蒋经国也无能为力了,但是这都不重要。因为当时的台湾已经成为一个民主斗士了,国民党也被国内的和商派也好,民主派也好,或者是牧羊犬也好,打扮成了一个自由的政党,民族的政党,一个抗日中流砥柱的政党,一个为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鞠躬尽碎,操费脑筋的政党,只是中了土匪的阴招,所以失掉了政权。

现在国民党应该重返大陆,还有一部分人要国民党和大陆重新组建联合政府,重新恢复国共谈判,但是他们忽略掉了共产党取代国民党是通过一系列的战争,是无数的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并不是通过所谓的自由,也不是通过所谓的民主,所以很多民主派老讲权力来自于人民,只有通过选举才是执政党获得权力的唯一的合法来源,但是,他们忽略了,中国共产党获得执政权是通过和国民党的4年内战实现的,那么他的政权是通过枪杆子得来的,并不是通过所谓的民主或者所谓的选举,而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

香港在64当中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譬如当年香港的港支联举行了大型的集会活动,大型的抗议活动,香港得很多的明星举行了一眼,为64筹集钱款,仅仅在深圳的海关就扣押了李卓人1000多万港币。

当然也有说2000万港币的,虽然具体的数字有出入,但是可以确定李主任当时要带到大陆的港币是1000万到1000,是1000万到2000万之间,我们折个中就说他是1500万,那么据很多人回忆,也包括中央电视台播的纪录片,给出了很多的证据。当时在广场上参加绝食的也包括后来的很多的围观群众,他们都是有钱拿的普通的群众和学生,单一天可以拿30人民币,事实上当时北京的很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50元人民币左右,这是一笔非常大的钱,这笔大钱究竟是从何而来,对吧?

我们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而且当时中国共产党刚刚实行货币的市场化,对于一切的金融手段或者如何防范外来的资金进入中国大陆是一窍不通的,没有任何经验的,所以当时大量的外币涌入了中国,充当了这次活动的经费,虽然李卓人被扣掉了1500万,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个1500万通过香港进入了大陆,成为了这次活动的经费来源。

至今李卓人还是香港民主派的中间人,是只一,只是李卓人一辈子践行民主,但是他从来也没有实行民主。譬如在之前香港议员的选举当中,李卓人所在的政党内部斗得比谁都激烈,李卓人和另外一个候选人在争夺,谁去参加议员的选举的时候,用了许多卑鄙的手段,他所主张的自由民主都瞬间的破碎掉了。

那么再说一点,很多人认为6次的学潮是由胡耀邦的事件引起的,因为胡耀邦的死亡,那么学潮的运动也是以悼念胡耀邦为主要的导火索,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它有很多内部和外部的因素,而且在胡耀邦去世之前,这一次学潮的动员活动就已经开始了,譬如之前说的在北大清华所贴的到讨邓习文,那么在北大三角地所发放的大量的传单所贴出的大量的公告,号召学生在方励志的领导下投身民主,由革命的洪流当中还有说的,还有之前说的要借着五四七10周年、建国100周年、法国大革命200周年,还有趁着东欧解体的东风,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革命,对吧?

这都是在胡耀邦死前的几个月就已经开始了,也就是说没有胡耀邦的去世,这场学潮也是要爆发的,它的爆发和胡耀邦去世与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事实上在胡耀邦去世之前的一段时间,那么在北京的高校已经开始逐步的酝酿了,北京的高校已经在选举学生代表,那么在组建高效的自治联合会等等一切的组织了方励之、严家奇、任畹丁等等,也在各种的报纸、杂志、媒体举办了各种的沙龙,进行这次革命的鼓动和宣传。他们说这次学潮她们认为是要爆发一次革命,那么要推翻共产党,要实行民主选举的一次轰轰烈烈的革命的洪流,所以胡耀邦的去世只是恰逢其会,被正好赶上了而已,被他们拿过来当了一面旗帜,或者被当做了一个借口。

事实上有没有胡耀邦的去世,这次学潮都必然要爆发的。好,这期视频就录完了,那么主要说了一下64爆发的几个原因,一个是外部的因素,一个是内部的因素,再一个就是港台的因素。那么明天我将继续录视频,揭穿很多64被掩埋的真相,那么戳穿海外民运,一直扛起了关于64的自由民主的大旗。

事实上64一直是一个被精心维护的谎言,是一批别有用心的野心家意图颠覆中国政府、推翻共产党、结束社会主义,让中国变成河,阿拉伯之春之后的阿拉伯国家一样,成为西方的殖民地的那一种阴谋。

Tags:

Leave Your Comment

95f87e0b73a0683285bc395553300148